手機版 [協會管理登錄] 【今日海口】電子專刊 活動案例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智庫 > 候鳥

候鳥

“候鳥”高正霞:退休獄警想為“故鄉”海南做貢獻

來源:海南文化網 發布日期:2017-02-06 16:19:59 瀏覽次數: 字體:[大][中][小]關閉本頁

高正霞原是海南省瓊山監獄監獄長,有著豐富的監獄、勞教管理經驗,所以常常被邀請到學校為孩子講授預防犯罪之類的課題。如今雖然退休了,如有需要,她依然想為“故鄉”海南做點事。



因為愛情從山東到海南

  高正霞是一位土生土長的山東臨沂人,直到20歲,她都不曾離開過自己的故鄉。20歲那年從大學畢業以后,風華正茂的她進入山東臨沂外語學院任職財會工作人員。工作穩定、待遇又好,那時的她“根本無法想象自己要到遠方去工作或生活”。

  3月9日,在海南省山東商會的辦公室里,已經是該商會秘書長的高正霞雖然經過歲月的洗禮,但言語和舉手投足間,依然透露出山東人特有的豪爽和果敢。“鄉音無改鬢毛衰”——她干練、磁性的話語中,依然充滿著醇厚的山東家鄉的口音。

  36年前,就是那份豪爽和果敢,讓她辭去故鄉那份優越的工作,千里迢迢奔赴天涯追求愛情。

  高正霞介紹,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海南“幾乎很寂靜”,因為那時的海南還未開發,大家對這里的了解非常少。那時對海南的印象就是“大海、有陽光,但應該也很落后”。

  當時她的丈夫是海南三亞某部隊的現役軍人,為了探望丈夫,她只要有假期,就一個人往海南奔,“坐火車、再乘船、再坐汽車,雖然旅途辛苦,但為了愛情,每年都要來三亞兩趟。”高正霞說。

  如今,說起80年代初的三亞,高正霞說:“和現在真是天壤之別,那會壓根就是一個小漁村,空中飄著魚腥味”。但雖是這樣,她和丈夫心里卻非常踏實,“抬腳就可以走進藍天、大海和潔白的沙灘,舉目就可以看到蔚藍的天空和隨風飄揚的椰樹。”令這對年輕的夫妻更舍不得的是,“這里的人們有著大海般的淳樸,這里的海鮮確實甜美。”

  或許是這樣,高正霞后來不顧家人眾多親人的反對,毅然辭去單位的工作,一個勁兒奔向天涯海角——三亞,成為部隊小學的一名老師。

從老師到獄警 愛心無限

  “我是最早一批來到海南的候鳥”,高正霞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每一天都看到海南的變化。而最讓她激動的是,“1988年海南建省成全國最大的經濟特區后,三亞突然脫胎換骨般的改變,街道變多變寬了,樓房變高變漂亮了,人越來越多了,還有不少是外國游客。可以說,這些年來未變的就是那里迷人的大海和風景。”高正霞說。

  1992年,高正霞隨丈夫轉調到海口司法系統工作,當時的她已經是一名小學高級教師。如今老師的經歷愈走愈遠,但高正霞卻非常懷念這份職業,“我把純凈的思想和知識傳播給孩子們的時候,常常心里十分自豪。這份愛,不是我給了孩子們,而是孩子們給了我,回味那段歲月,總是讓我激動和感動。”

  因為自己有著成熟的教育經歷,一個偶然的機會,她被選調進海南省女子監獄工作,成為一名獄警。

  高正霞說,雖然進了監獄工作,但對于她來說“依然是育人,只不過是對象有區別,小學的時候面對的是稚嫩的孩兒,監獄里面對的卻是失足的女人”。

  教育對象出現差異,并沒有影響高正霞對工作的認真和執著,她以一顆慈母般的心胸在自己的崗位上勤勤懇懇工作著,“工作過程中,我從來沒有把教育對象視為失足者,而是滿懷愛心管理她們,把她們當成姐妹,和她們談心、做思想工作”。

  那時監獄的條件不是十分完善,為了讓自己管理的“失足姐妹”舒服點,高正霞還常常自掏腰包,給她們買被子和日用品。

  從1992年到2010年18年時間里,高正霞正是用她那顆無私和溫熱的愛心,教導和挽救了不少迷茫的心靈。直到今天,還有不少當時被她管教、幫助過的人跟她保持聯系,并稱她為“高大姐”。

研究女性犯罪心理 讓失足者找回人生

  或許是她那份無私的愛心和責任感,使她多年來獄警工作取得斐然的成績。她歷任海南省女子監獄副監獄長、司法廳勞教處處長、海南省勞教局局長等職務。

  高正霞認為,生活和文化貧乏是導致女性犯罪的最主要的因素,“物質貧困是女性犯罪思想產生的經濟根源,貧富懸殊導致心理失衡的話,就容易滋生犯罪思想。文化貧困卻是導致女性犯罪的直接原因”。

  多年來,她在研究女性犯罪的心理、加強女性罪犯職業技術能力的培訓、塑造女性罪犯健全人格、鼓勵女性罪犯自尊、自信、自立、自強的生活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以往在工作中,高正霞一直堅持并鼓勵要根據女性罪犯的學歷、刑期、開設多門類、多專業的技術培訓,并加大了對女性罪犯刑釋前的職業培訓及就業指導,開設了美容、電腦、服裝裁剪等技能的培訓,并盡可能增加她們與社會的接觸機會,鼓勵她們多讀書、多看報,組織她們收聽廣播、收看電視,增加對社會的了解,縮短女性罪犯再社會化的過程,增強回歸社會后的適應能力。

  同時,全面導入社會藝術教育,鼓勵女性罪犯建立自尊、自信、自立、自強的生活,加強心理健康教育,塑造女性罪犯健全人格。如在女性罪犯中開展《女性人際交往與自我實現》、《認識情緒,學會作情緒的主人》為內容的心理健康教育活動,邀請專家學者進行“女性與社交”的專題講座,提高女性罪犯健康與人交往的社交能力;其次專門設立獨立的心理咨詢室、音樂放松療室、宣泄室等設施,組織專業人才對情緒障礙的女性罪犯進行心理測試;加強對女性罪犯進行情緒管理。

  那些年,高正霞正是用她“大姐般的愛心”,滋潤了一顆顆受傷的心靈,讓她們重新找回人生。

  那些年,她的工作不僅得到“失足者”的認同,也得到社會的贊譽:曾獲得過三等功8次,被司法部人事部評為全國先進工作者和系統先進個人,任職期間所管的海南省瓊山監獄被司法部評獲一等功。

退休了 想為“家鄉”做點事

  2010年,因為年齡原因,高正霞從工作崗位上退休。此時,有不少家鄉親人及朋友都勸她“回老家居住,安度晚年”。

  可是,她舍不得離開海南了。“那么多年過去,我已經對這片熱土深深依戀,在我心里,這里就是故鄉。”

  退休以后的高正霞“突然感覺心里空空的”,作為一名對工作認真負責的職業女性,“一下子很不習慣”。她認為,“雖然從崗位上退下來,但自己精力和身體素質還允許,應該可以為這片土地做點什么。”

  一個偶然的機會,她進入了海南省山東商會,由于工作的需要,2014年她被任命為商會秘書長。幾年來,她為這些遠在海南的企業和家鄉人默默辛勞著,“從企業到個人,從老人到孩子,都盡力為他們服務,讓他們安安心心為海南建設出一份力。”

  據了解,在她任秘書長以來,參加該商會的會員不斷增長,商會的工作開展的如火如荼。

  當然,作為一名“故鄉人”,她始終沒有忘記給海南做點什么。近年來,在高正霞的發動和組織下,山東商會積極向臺風受災地區支援物品,組織會員參加了不少諸如到海邊清潔垃圾、救助困難老鄉等系列公益活動。

  采訪中,高正霞還說,之前在工作崗位上的時候,她由于有著豐富的監獄、勞教管理經驗,所以常常被邀請到學校為孩子講授預防犯罪之類的課題。如今雖然退休了,“但如果需要,我依然盡自己所能,為社會、為海南做些事。”


pk时有计划软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