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協會管理登錄] 【今日海口】電子專刊 活動案例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琴棋書畫 > 文學 > 詩書文學

詩書文學

祖國的脊梁(組詩10首)

來源: 發布日期:2019-09-26 17:27:01 瀏覽次數: 字體:[大][中][小]關閉本頁

祖國的脊梁(組詩10首)

黃海(11歲)



鐵路工人


屬于他們的鐵道是孤獨的寂靜的

屬于他們的鐵道是歡樂的思鄉的

他們運載著所有人的歸家心情

自己卻還在冰冷的

扳道口上留下


他們習慣了孤獨

自己的時間鋪成了別人回家的路

車輪在運轉著,一圈又一圈

磨擦出了鐵路工人心中的淚水

他們回不了家,許諾一次次破滅

但他們承載起了所有人的愿望

他們心中都有的愿望

明年一定回家

但兌現不了


小區管理員


管理樓房的老潘像一個皇帝

卻不去胡亂掌控

他只是默默的維護著樓房故障的地方

再去默默無聞的修理

那是綻放光彩的美麗


他久經風霜,也飽嘗了人生

在小區和人們有困難時他挺身而出

總讓困難慢慢落幕

在悲憤時只向自己傾訴

不像有些人衣冠楚楚心靈卻那么灰暗


雖然表面上只是麻布工作服

雙島的老潘風風雨雨的操勞

人們都知道他的辛苦

他卻將夸贊當作人生路途的站臺

在汗水中進出


擦鞋匠


他卑微的看向下方

永遠只是那樣看著行人的腳

看看鞋子干不干凈

用刷子將鞋子擦亮

再緩緩的遞出


擦皮鞋的師傅永遠低著頭

完成任務時才會抬起渾濁的眼眸

但他的心底不會渺小

充滿了對生活的渴望

眼里也藏著追求人生的目標


那是自信的光芒

刷子摩擦的聲音還在回響

回響在人們的耳畔

雖然他的眼光只高出地面一點點

但依舊是擁有充滿希冀的慧眼


環衛工人


環衛工人用掃把掃出干凈的路

那是大清早飛揚的灰塵

每一家門前都有那忙碌的身影

環衛工人只有一把掃把

和一身平淡無奇的工作制服


掃把在街道上掃著

那時還是凌晨

掃把揚起的灰塵在飛躍

一直飛到大街的兩旁

不讓車輪掀起也不讓行人聞到


環衛工人勞累依舊

風風雨雨中在辛苦勞動

腰酸背疼也休息不下來

等到收獲早餐時

才發現干凈的馬路已揚長而去


磨刀的爺爺


磨刀的聲音響起

現在只有老人才會磨刀

磨出一片鄉情


刀用鈍了自然沒有力量

磨刀爺爺用手指彈拔著刀口

用水和砂石喚醒一把把沉睡的刀


磨刀的人越來越少

老人才會懂得體驗那份情操

那是在悠閑中撿拾昔日的快意


到了白頭還要在磨刀石上操勞

磨刀的聲音越來越少

就像旱地里的水泊


磨刀石的堅硬

讓人刻骨銘心

那是磨刀爺爺古老的風情


磨刀的爺爺人飽經滄桑

千百年的流傳掛念在心

磨刀石上帶著光明


建筑工人


烈日下的汗水浸濕了地面

腰酸背疼總是一樣


滿頭滿臉滿身的石灰還未擦掉

就已享受在睡眠中


第二天又在工作中迎接黎明

建筑工人筑出成功的路途


每天享受的是

那為數不多的休息時間


不會在烈日下誤工

只會提前在風雨中兼程


雖說貧窮像鎖鏈

但建筑工人早就掙脫


汗水在辛勞中浸濕了地面

一棟樓房就能耗盡幾年時間


秀峰校警叔叔


身為一道看不見的鋼鐵般的門

緊緊的鑲在校門口

不讓別人侵犯

只讓老師和同學們進到門里

那是忠貞的秀峰校警叔叔


他們風雨無阻的守在門口

迎接學生和黃色校服的問候

一聲再見一次消愁

守住學校的門口

守住學生純潔的心靈


他們是移動的青松

陽光把照進秀峰校園

用心觀看美好的明天

朗朗讀書聲傳到秀峰校警的耳中

歡樂在校警叔叔的心里炸開了花


賣菜阿姨


一整條馬路都是她的

買菜的阿姨都在攤位前

一天一天的守候著

等客人到來的時候奉上笑臉

賺取那來之不易的錢


深夜也在路邊

客人的身影已經依稀

但還是要度過生活

感嘆那世間的貧瘠

卻還在攤位上堅持


普通的人已經睡覺了

只剩下加夜班的人在外面

路燈下只剩下那辛苦的買菜阿姨

看著攤位上沒有賣完的水果

就像女王守著她的王冠


賣煙奶奶


她從來都不抽煙

她的工作就是遞煙

用誠心換取金錢

有時水果也會出現

她用水保持濕潤


她把七十歲的勞作不息交給兒女

那是老人的慈愛之心

也是老奶奶的光明和神圣

看似柔弱無比的身影

卻歷經了海南的十七級臺風


那些風俗只有老人知道

那些誠心只有商人會懂

那些貢獻只有老奶奶會做

那些敬仰只有沙彌才體會

如何傾訴一片真諦


漁夫:海上礦工


漁夫這海上的礦工

駕著漁船迎接風浪

在水面上向下尋找

撒下的網像一張大手

抓住了海的一片領域


漁夫用船破浪而行

轉動的螺旋槳屬于高峰期

漁夫在寒風中乘風破浪

捕魚的戲劇一場接著一場

大海上多了一些更小的島嶼


那是移動的島嶼

那是聯合海底的生命

他們將海浪認真傾聽

深海中添加一抹光明


海龍王的后裔來到了岸上

他們駕著漁船回歸大海

那也是他們心中的歸宿


水手:海上信使


水手在船上工作

他們習慣了波浪上的生活

揚起的船帆是他們飛揚的心


追求一片自由

在風中摸索著光明的前途

水手保護著船

像保護著自己的肋骨


水手也觀摩海面

看著海風前行的方向

用目光把它送向遠方

囑托它畫下夕陽


水手在海面上畫下溝壑

記錄著船犁開的路

水手是大海的信使

記錄著海浪的高歌

和每一陣嘆息


船長:人間信天翁


船長負責掌舵

循著大海的縱深

掌管船的遠航

他船長瞇縫著眼睛

用高眺的目光望著遠方


這人間信天翁

掌控船行動的方向

歷經多年滄桑

嘗夠了大海的重創

希望早年能夠收場


船像一朵青煙

在自由人心中悠悠回蕩

散發出如風的無限向往

更在來不及脫離的

暴風雨的大海上


船長在船上掌控著方向

風雨兼程在海上

回憶無限綿延的過往

希望發芽在大海的盡頭

深厚的遠方

pk时有计划软件吗